当前位置:首页 > 互联网+ > “超级网红”傅园慧做直播 结局却不是她想要的

“超级网红”傅园慧做直播 结局却不是她想要的

今年的里约奥运会分外热闹。当奥运健儿们在赛场上拼搏时,社交网络也炸开了锅。傅园慧——这名用生命游泳的奇女子,凭借行走的表情包,一夜间成了奥运网红。让很多人意外的是,昨晚,刚走红的傅园慧在映客上进行了自己的直播首秀。镜头下,她大口吃蛋糕、大口喝水、任性地擦嘴、心满意足地打饱嗝。同时还说:“我不是谐星,我是运动员。居然因为一些奇怪的东西,上了搞笑排行榜”。坦言被孙杨抱“直接摸到肉的感觉有点奇妙”,并解释了“傅爷”的来历是因为她有“王八之气”。

一个小时的直播吸引了1070余万人关注,激动的粉丝不停地在平台上给自己的偶像送礼物。数据显示,整场直播,粉丝的礼物打赏接近10万元。

“超级网红”傅园慧做直播 结局却不是她想要的

不过,如果要评价傅园慧的这场直播,大概只能用“尴尬”来概括。

直播过程中,映客的女主持,不是频频打探傅园慧的八卦,就是不断抛出 “表情包”的梗让傅园慧配合,导致想与粉丝好好说话的傅园慧有点抓狂。粉丝们不断刷礼物的方式,也令傅园慧不胜其烦。这个耿直的girl直言:“大家别刷了,我都看不到评论了!我不想看海,我也不想坐游艇,我更不想坐跑车!你们这不是都变成送钱了么?让我充满了罪恶感!”

劝说无果后,直播镜头里的傅园慧无奈地表示:“很累。原本这时候,我应该还在睡觉”。

于是,在一个小时后,她便“迫不及待”地选择了停止直播。当女主持问她下次是否还会进行直播?傅园慧果断地回了一个“不”字。

傅园慧的走红,折射的是国人对待奥运观念的转变。而反差则成了她走红背后的最大推动力。像傅园慧这样在人前抱怨泳衣“把胸都勒平了”、获奖后手舞足蹈的选手,过去我们很难将其与正儿八经的奥运选手联系在一起。

“超级网红”傅园慧做直播 结局却不是她想要的

而反差也成就了傅园慧,但直播显然不是她想要的。昨晚傅园慧透露:“我不是红了以后,才被拉来做直播的,而是一个月前就决定的事情。” 如此看来,直播并非她自愿,或许与那条不得不在微博发的某纯净水广告一样,更像完成领导给的一项既定任务。并且在直播途中,她还不得不几次重复“看直播上映客”这样的广告语。

“超级网红”傅园慧做直播 结局却不是她想要的

超级网红傅园慧做直播,让映客又火了一把,但这场直播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。

虽然有一种说法是,直播看起来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,但由于内容制作成本高、提取难,所以真正适合做直播的是明星、网红这几类人。不过这种形式并不具有普世性,至少它不适合傅园慧这样的运动员。

在昨晚的直播中,女主持向傅园慧解释,网友送一些礼物,是因为网友喜欢她,是表达爱的一种方式,对此傅园慧并不买账。她表示“表达爱的方式有很多种,与其送一些虚拟的礼物,还不如网友问一些问题、说一些话”。

从商业角度看,这场直播无疑是成功的。在1个小时里,用户贡献的318万颗映客钻,折合人民币可达31.8万。即便去掉10万的礼物,还有21.8万归映客。

耐人寻味的是,直播中傅园慧数次提及自己很困,并强调了为了直播起了个大早。运动员身份与角色的定位,让这场直播显得很别扭。该平台曾试图远程连线一名网红脸型男,在数次被网民挤掉线,终于连接成功后,傅园慧依然和粉丝们聊着天,并没有和网红男说什么话。换作任何一个明星,即便是圆场,可能都会顺着平台,主动把话接下去。但傅园慧没这么做,因为她不需要偶像包袱。

目前移动直播呈现泛娱乐化趋势,在应用场景上也开始垂直细分化。作为一种新形式,直播用得好,可为平台“增色”,用得不好,只会适得其反,昨晚的直播就是一个例子。

请选择你看完该文章的感受:

0不错 0超赞 0无聊 0扯淡 0不解 0路过 2万万没想到